書饗雜誌:賴特有別於傳統神學概念的探討

校園編輯針對賴特與傳統觀點的不同之處(註1),整理了十五道題目,讓我回答,希望藉以幫助讀者閱讀賴特。我覺得很有趣,很有挑戰性,也很有意義。不過我想,在我們進行個別問題的對答之前,需要先把基本框架設立起來。

首先,旨趣問題。賴特《耶穌與神的得勝》(以下簡稱《得勝》)探討的是「歷史的耶穌」(註2),不是「神學的基督」。在這個課題裡,我們要探討耶穌時,要把自己放在歷史家的角度,而不是「傳統」基督徒的角度。例如,《蔣公紀念歌》也提到他出身黃埔軍校、繼志孫中山革命等歷史,但是它的旨趣明顯是歌頌紀念,而不是歷史研究。

愛因斯坦說:「如果你要以爬樹能力來評斷一條魚,它就只好一輩子相信自己很笨了。」這提醒我們,在討論許多課題時,要注意不同框架。討論魚,我們不要用猴子的框架;同樣地,討論《得勝》這卷書,我們不要用神學教義的框架。

為什麼賴特不用傳統神學框架,而要用歷史的框架來討論耶穌?有些人因此誤會賴特是所謂的自由派、不信派。不是的,賴特是我們福音派的,他是信耶穌的,他專門為耶穌復活寫了一卷上千頁鉅著呢!但是他這卷《得勝》是在與耶穌研討會的學者對話(讀者必須明白,新約學術的主流是不信主的,他們認為很多耶穌的記載是初代教會的編造、不是真實歷史),所以他用他們的框架、不用我們的框架。我們不是應當向什麼人就做什麼人,或許能得著他們嗎?(參林前9:22)

第二,方法論問題。賴特如何探討歷史的耶穌?先前研究這課題的方法包括「尷尬準則」、「多重見證準則」、「相異點準則」等(註3)。而賴特提出的方法或模式,基本上可用下圖表達(《得勝》198頁):

賴特指出,無論社會或個人,其言語行動都是受其世界觀(註4)影響,因此一切要從世界觀著手。他主張世界觀主要是四個成分:故事、象徵、實踐、問題(圖的上半部)。從這個世界觀會發展出基本信念和後續信念,分別影響其目標和意圖(圖的下半部)。

舉個例子。我接受校園邀約寫這篇文章。我寫作的意圖是要具體表達一個目標:幫助基督徒理解賴特。這目標來自一個基本信念:我認為許多華人基督徒對聖經和神學研究是認真的,希望了解近代歐美的學術發展,包括像賴特這樣的大師。但是礙於我們的背景和框架不同,我們不太會讀賴特,常常沒有抓到重點,甚至誤解了。這跟著一個後續信念:我想我可以提供他們一些幫助或提點。這樣,信念、目標、意圖就產生了寫這篇文章的言語行動。

至於別人要怎麼知道我背後的世界觀呢?他們可以從我的言語行動分析出來,例如我從事教學、翻譯、寫作(圖中所謂的「實踐」),我留下的作品(代表性「象徵」)等等。

整部《耶穌與神的得勝》,除緒論是概述先前幾波的探索之外,其餘部分就是按照這張圖的模式來探討耶穌的。賴特先逐步地追溯耶穌世界觀的基本輪廓:實踐(第五章)、故事(六∼八章)、象徵(第九章)、問題(第十章)。然後在第三部分論證,耶穌有一套複雜卻絕對連貫一致的目標與信念(《得勝》40頁)。

第三,基本運作假說。任何理論背後一定有一套運作假說,不能只是各種零碎資料。聖經裡這麼多資料,有什麼假說或「元敘事」(支配一切的故事)能把這些組織起來?所提出的假說越厲害,能放進去的資料就越多;相對地,漏洞多的假說就是解釋得了這段、卻解釋不了那段。賴特全書論點是架設在「第一世紀的以色列尚未真正從流亡歸回,而耶穌來就是要成就這事」的假說上。無論我們同意或不同意他這個假說(已有不少學者指出,賴特這假說非常傑出,勝過現有的各種假說,但是他有時似乎會過度,硬要把所有資料都放到這主題下),要理解賴特,我們必須懂得他背後這個假說。

問答

基督論

一點感想:我們傳統基督徒很愛主、很在乎耶穌的神性,不容任何可能減損此點的解讀。這不是壞事!但是我要再次提醒,不要用護教學的框架來評判「歷史的耶穌」這課題。護教者的角度是:祂分明是神,你偏偏不肯直白地說祂是神,只說祂是受膏君,豈不等於《反璞歸真》裡說的只承認耶穌是偉大的道德教師,但不接受祂是神了?魯益師不客氣地說,會講出這些話的人,如果不是神,就只能是瘋子或騙子,絕不可能是什麼道德教師。所以要嘛你承認祂是神,要嘛你就否認祂是神,其他都是多說!
歷史研究者的角度是:新約分明是第一世紀的歷史文件,我們要探討這位極有份量、影響許許多多人的第一世紀巴勒斯坦的歷史人物,祂怎麼面對當時以色列處在羅馬強權下的局勢、祂認為自己要達成什麼使命、祂要如何完成這任務⋯⋯其實耶穌的身分在符類福音書大多數時候是隱晦、謎語般的,連施洗約翰、祂自己的門徒都會迷糊,你怎會讀成每一段都在敲鑼打鼓講「耶穌是神」,這怎麼是新約呢?你就直接讀尼西亞信經啊!

救恩論

末世論

末世論方面的解經,本來就是相當複雜、基督教內爭議紛紜的題目。華人教會傳統上屬於前千禧年派,習慣按字面解讀啟示文學的經文,所以肯定會和他人的解讀極為不同,這已經不是與賴特有別而已了。我只先提醒一個頗為關鍵的概念:猶太人的末世觀是「兩個世代」(two-age)——舊世代和新世代,或稱今世和來世——耶穌及保羅等新約作者都是這個觀點。這樣的話,「末世」講的不是耶穌第二次來的事,而是從耶穌第一次來就開始的事。


結語:本文目的是希望幫助讀者理解賴特。理解並不等於贊同,但是沒有理解之前,根本無從談反對。
賴特對我個人最大的啟發還不是WHAT,而是HOW!做學問講究方法。方法對,得到的結論還不見得就對;但是方法錯,得到的結論肯定站不住腳。
華人基督徒若能學到賴特一些研究方法,不要只喊口號,就太好了!


(註1)本文中的「傳統」指誰?賴特稱之為「敬虔的教會傳統」(《得勝》448頁),我自己大概會將之歸為「保守派」。

(註2)對這領域不太熟悉的讀者,可以參考我的《歷史的耶穌》講義:http://www.chioulaoshi.org/JESUS/index.html

(註3)這些方法在我的《歷史的耶穌》講義中稍有介紹,見上註。

(註4)賴特講社會群體時用的詞彙是世界觀,講個人時用的是心態。但是為簡潔起見,我在本文沒有區分群體或個人,皆用世界觀一詞。




歷史的耶穌認識賴特 ║ 最近更新: July 30, 2018